巾彩緣起

毛巾產業發軔於1950年代的台灣

相較於更源頭的紡織產業受到矚目,毛巾業更像是野地裡,意外長出的強韌灌木。在中和、新莊、湖口,尤其在雲林虎尾,有來自上海的顧家五兄弟灑下種子。這一路歷經冷戰時代的興盛,乃至於1980年代,全球化下的工業典範移轉,台灣產業的出走,毛巾產業在台灣歷經了艱難嶮巇,棉紗工業的缺乏奧援與諸多產業的主客觀條件,開始落後中國,乃至於東南亞其他新興國家。

虎尾訴說台灣毛巾的故事,也詮釋國家的故事

然而,台灣毛巾產業仍有一群人不願意放棄,繼續想在野地裡把灌木澆灌成大樹成蔭。開始對材料,對形制,對行銷,以及產品多元化作出努力。雲林虎尾正是這樣的地方,除了開辦毛巾節倡議本地品質優良的毛巾,也開始努力深化前面五十年的工業累積,不管在本土文化的倡議,還是多元產品的開發。

回歸原初,邁向未來

在全世界各地,也出現毛巾這項傳統產業復振的典範例子:日本愛媛縣今治市的品牌行銷。今治毛巾不僅建立優質形象,也對形塑出毛巾產製的達人化,更深化毛巾工業文化,企圖建立時代縱深感,甚至是國家形象的連結。他山之石可以攻錯!

有感於此,連結虎尾在地奮鬥的毛巾業主,以及二代經營者,希望能再次喚起那最初的感動,重建台灣本土對毛巾生活意象,毛巾不再只是一條可以隨時被衛生紙取代的毛巾,要讓台灣毛巾有自己的生命跟每個人的一生產生強烈連結與一體感。也就是說,從出生搖籃到離世都跟毛巾有關連,生活化,社會化,唯有文化深度的論述,台灣本土毛巾產業才有可能再次從最初的地方出發,走向世界,迎向未來。

在50年代到80年代的台灣工業,幾個時代的標記出現在我們的生活記憶裡。

不管你是眷村出身,你是客家背景,或是福佬人,都擁有同一尺寸的毛巾,延展著你個人的生活記憶,毛巾,三夾板,茄芷袋,這些生活切片,組合成了台灣發展的回憶。

工業原色

414號毛巾

三夾板

伽芷袋